个人空间,分享好文和知识经验。

陈寅恪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陈寅恪女儿有几个

时间: 2015-11-16 20:09:34 分类: 知识经验

陈寅恪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陈寅恪女儿有几个

陈寅恪夫人

陈寅恪的夫人唐筲,便是“涕泣对牛衣,卅载都成断肠史;残废难豹瘾,九泉稍待眼枯人”中的女主人公,1967年夏天,唐筲心脏病发作,性命垂危,她的丈夫在悲悯中为其写下预挽爱妻的对联,伉俪情深尽在三言两语之中。

陈寅恪夫人

陈寅恪夫人

陈寅恪与唐筲两夫妻晚年在暗无天日的文革批斗中度过,经历造反派长久时日的折磨与压迫,夫妻两的精神健康与身理健康早已枯竭,尤其是六七、六八这两年,生活境遇更是走到了极限,二位老人的身体情况都在忍受病痛的折磨,陈寅恪特此还冒着巨大的风险向校方递交了一份申请书,望校考虑二老的特殊情况,请工友照顾其起居,以减轻唐筲照顾自己的负担。当时的陈寅恪饱受失明与腿疾的困扰,原本相互依存的夫妻两,如今生活的所有重担都由唐筲一人背负。

1969年十月,陈寅恪最后先爱妻而去,在这之后发生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四十五天之后,唐筲也跟随陈寅恪去往另一个世界,人们都说故人离世,会在世间停留七七四十九天,想必是陈寅恪放心不下唐筲,便与之相携而去了吧。

唐筲的死因是因为心脏病,但在她料理陈寅恪生后事的期间,更像是在料理他们夫妻两人的后事,她曾嘱咐特意从四川赶来悼念的大女儿,若是她不久离世,便不必跑这一趟来相送了。唐筲的死是理智的,对于一个依赖药物维持生命的人来说,死亡在轻易不过了,只要她寻得值得离开的理由,她便可以结束这世间的凄苦,潇洒远去,不再回头。

陈寅恪女儿

陈寅恪与他的妻子唐筲共育有三个女儿,陈流求、陈小彭、陈美延,在关于陈寅恪的一些资料与回忆多是他的女儿整理而出,在文革期间,这个学术之家也同中国千万家庭一样,承受着造反派的折磨与逼迫,至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陈寅恪与唐筲在晚年时期都经历了病痛的折磨,唐筲所承受严重的精神压力,更使她的心脏病严重到随时可能结束生命的地步。然而二老生活在如此绝望的困境下,他们的子女却不能尽孝陪伴左右,遗留下终身的悔恨。

陈寅恪的两个女儿都在中山大学工作,二女儿在更早之前便已搬出家,住在教职工宿舍。第三个女儿在结婚之后,也离开了父母身旁。之后所经历的文化大革命风暴使得这个家庭从此分崩离析,难以相聚,陈家的女儿因受父亲“反革命”嫌疑的迁累,除了要参加各类活动,看望父母更是痴人说梦,为了不被造反派抓住把柄,被抓出去批斗,一家子人活得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半步。

之后在斗争陈寅恪的期间,其亲属被迫承认陈寅恪是大特务,陈家的女儿也是大特务,更有身边人贴出大字报声称与陈寅恪划清界限,可见这个扭曲的社会面貌将一代国学大师的家庭蹂躏的面目全非,晚年不但未能享天伦之乐,反而众叛亲离,子女难以相聚。

直至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势力肃清后,陈寅恪莫须有的罪名得以昭雪,其子女才将冒着大风险留存下来的父亲相关手写稿件公布于世,陈寅恪生平鄂大多资料多为三女儿陈美延整理所得。

陈寅恪简介

陈寅恪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最富盛名的学者之一,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等多个文学身份于一身,更有知名学者赞誉其学问,近三百年来仅其一人,可见才学博古通今,实为集大成者。

陈寅恪简介

陈寅恪简介

1925年,清华国学研究院的成立创造了近现代中国学术研究之路上里程碑似的影响,研究院秉持着以现代科学的方法整理国故,培养国学人才为宗旨,大胆引用西学来建设中国的文化。国学研究院成立之初,聘请了四大导师,第一位是在研究殷商史上著有成效的王国维,第二位是戊戌变法的领导人梁启超,第三位是从哈佛大学毕业远渡重洋归来的语言学家赵元任,而这最晚到任的第四位导师就是陈寅恪。虽然当时陈寅恪先生的学术名声并不及前三位导师的名满天下,但他的才学很快令其在清华园里名声大噪。

一位兼顾幽默与博学的老师必定深受学生的喜爱,陈寅恪便将如此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在清华园的讲堂上,陈寅恪如此称呼他的学生,“南海圣人再传弟子,大清皇帝同学少年”,此话怎讲呢,因为当时四位导师中梁启超是冠有南海圣人之称的康有为的弟子,王国维则在晚清末期担任了末代皇帝溥仪的读书先生,故而如今清华园里的学子不正是与康有为有师徒关系,与晚清皇帝有同窗之名了吗?

陈寅恪的课堂在风趣幽默之余,他的广博学识也令学生醉心其中,甚至连清华的教授也来旁听他的课,众人皆称其为“活字典”。

陈寅恪怎么死的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切骇人听闻的批斗、迫害在陈寅恪一家同样上演着,陈寅恪在文革期间几乎是在终日周旋于上交书面检查与各类的声明、申述书函之中,他对共产党、马列主义的排斥令其一家人身陷囹圄。

陈寅恪怎么死的

陈寅恪怎么死的

在文革时期,任何态度都会被无限上纲上线,且极尽断章取义之能事,使得陈寅恪在守卫其尊严的同时遍体鳞伤,当时他已深受失明与腿疾之苦,加之亲友家属的疏离,生命的光芒已趋于暗淡,关于死亡的这个话题也一直存在于他的文字之间,但不同于众多在文化革命中已死来获得解脱的人,陈寅恪在承受屈辱与重压之下,表现出了惊人的生存意志。

陈寅恪并非死于文革期间的精神崩溃,他保留着作为一名学者的自尊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却再也撑不过高强度的折磨下身体机能的罢工。文革期间最令人惶恐的莫过于高音喇叭,陈寅恪的住所周围布满了高音喇叭,造反派故意为不能看只能听的陈寅恪安排这种摧残听觉的手段,日夜播放批斗游行的通知,而且必定会有人在期间丧命,令陈寅恪与他的妻子一直生活在惶恐不安中。

高音喇叭的日夜折磨使陈寅恪的心脏负担越来越重,病情也日益严重,在生命将要告罄的阶段,陈寅恪一家被逼搬家,这无疑是在加速陈寅恪的生命消耗,在西南区五十号的平房宿舍中,简陋的家用,并未停歇的压迫,使得陈寅恪的生命走向了终结。

1969年10月7日,凌晨5点,因心力衰竭,伴有肠梗阻麻痹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九岁。

陈寅恪墓

陈寅恪墓所在地位于江西九江庐山植物园,2003年6月16日,陈寅恪及其妻子唐筲的永眠之地迁移到此处,众所周知,陈寅恪唐筲父夫妻二人与1969年相继离世,但却时隔4年,几经周转才葬于此地,这中间又是多番曲折。

陈寅恪墓

陈寅恪墓

原本依照陈寅恪先生生前遗愿,是将其葬于父亲陈三立之墓旁侧,于杭州西湖,但因陈寅恪去世仍是文革期间,他的女儿难以完成其夙愿,只能供厝在家。

直至80年代初期,陈寅恪的大女儿陈流求联络多方故人相助,望达成其父遗愿,虽然有高层人士相助,但迎葬陈寅恪之事仍旧一拖再拖,之后西南联大校友会等组织也出面相助,但也没有结果。杭州有关部门遂颁布文件,声称西湖风景区不能建墓,迁墓西湖之事从此无望。

陈流求琢磨着祖父陈三立曾经于庐山松门别墅生活了四年,若是能将父亲迁葬与此,也算了却心愿。但松门别墅已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景观难以改动,更别提出现新的墓葬了,就在一筹莫展之际,2003年,江西省科技厅厅长李国强到庐山植物园例行检查,与当时的植物园园长郑翔谈及陈寅恪老先生的生后事,颇有感慨,郑翔立刻回复到:“植物园是中科院直属单位,不划分为风景区,故而可葬先生。”

机缘巧合之下,植物园方面与陈氏姐妹商讨后,将迎葬陈先生夫妇骨灰视为植物园的光荣,选址施工,事无巨细皆安排妥当,最后选择良时入土为安。


陈寅恪夫人是什么样的人 陈寅恪女儿有几个
    Copyright 染云阁. Some Rights Reserved.